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聚焦青海

分享到:

我和我的祖国·走笔大河湟:循化

来源:西海都市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5-27 07:58    编辑:紫涵

  青海新闻网·青海新闻客户端讯

循化群众救助遇险解放军

  在炮火掩护下,解放军从草滩坝强渡黄河成功,并建立了滩头阵地。同时,在草滩坝、线尕拉、瓦匠庄、托坝四个村群众的帮助下,收集木料、羊皮筏子,扎木排十多个,每排可坐十五人,每三小时渡河一次。

  

  为了迅速完成渡河任务,五师十三团二营营长柴恩元带领一百六十多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从草滩坝渡口乘磨船渡河。磨船是当时的地主固定在河中心用来安置水磨用的,相当于现在的趸船,每次可坐一百二十人。太阳顶头时部队全上了船。高低不平的船板上,坐着一百六十多名全副武装的战士,船舷大半沉入水中,由于渡河心切,解放军忽略了船的载重问题。柴恩元简单地作了几句动员即令开船。船尾的舵手紧把着舵,船两边的战士们划动木桨,船很快移动方向驶进激流。狭窄的河面水深流急,浊浪翻滚。船随着波浪的高低一沉一浮地斜方向往对岸漂去。约半小时后,木船顺利地接近北岸渡口,舵手稳住舵,战士们用力划着木桨,想使船尽快靠住河岸。不知何故,船只是顺流向下漂,就是到不了岸边,战士们几经努力仍无济于事。

  这时船已离开渡口五六百米远。连长立即让船返回南岸另想办法。谁知船再次驶近南岸时,被水浪涌动着也靠不了岸,并继续向下游漂流。河面越来越窄,水流越来越急,船速越来越快。掌舵的战士慌了,怎么办?柴恩元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大声喊道:“大家不要慌,等船到了河水平缓的地方再设法靠岸。”话虽这样说,但柴恩元早已捏着一把冷汗。因为船上这一百六十多人,是经过战火锤炼的革命精华,他们还肩负着解放祖国大西北的重任啊。

  

  船顺着弯曲的河道朝前飞驰,很快被浪涛涌进一条窄谷,两岸刀切的峭壁夹着一线奔腾的激流,让人望而生畏。这时一名划船的战士提醒柴恩元:“营长,快让大家准备用桨顶住崖壁,要不船就会撞到石头上。”柴恩元来不及思索,连忙叫所有划船的战士拿起术桨,随时注意拐弯的情况。船漂过一个急弯,猛地摆向右边,船头直朝石壁撞去。“快用桨顶住!”随着柴恩元的喊声,右边的战士迅速举起木桨顶住崖石,船总算平安过去了,但一支支木桨折成几段。第二次船靠近左边,木桨同样被折断。船像脱缰的野马向前冲去,呼啸的浪涛淹没了紧张杂乱的喊声和木船嘎嘎吱吱的响声。前面又是一个急转弯,柴恩元站在船头大声命令道:“两边的战士上刺刀。”船两边各有一二十名战士上好刺刀,端着枪,像要跳出这万丈深谷,冲向敌人阵地。

  船随着激流的冲力忽而撞向左边,柴恩元忙大声喊“左边顶!”忽而又冲向右边,他又赶紧指挥右边的战士“右边顶!”一排刺刀刺向两旁的石壁。有的刺刀折断了,枪管顶裂了,准星碰掉了,还有几名战士失手落水,被浪涛卷走。一场死的拼搏生的争斗在持续着。船终于冲出峡谷,进入一个依山临坡的大转弯河道。水流没刚才那样急,船速也稍慢了点,但漩涡却一个接着一个。船忽而落入水底,忽而又被推向浪尖,仍未脱离险境。这时,有个会水的战士吵吵着准备跳水泅渡。不会水的战士则不知如何是好。柴恩元再次大声喝道:“同志们,不要乱,船到水流平稳的地带我们就有办法了,现在跳下去也是死。”大家稍静了些,柴恩元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船只失控,前面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样的险情,谁也难以预料。但他脑子里始终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只要船不毁坏,就要想办法把同志们救出去。

  

  解放军到达清水乡阿什匠和乙麻亥村一带岸边时,被听信马步芳反动宣传而逃进黄河北岸竹子沟里的乡亲们发现。西沉的太阳在山后洒出最后一抹余晖。就在这时,柴恩元猛地远远望见距河边五百多米远的半山坡上有一个洞,洞口蹲着好多像是躲避战乱的老乡。他同战士们一下子看到得救的希望,赶忙向他们使劲摇动手中的帽子,同时大声疾呼:“老乡快救船呀!救船呀!”喊声惊动了正在黄河边山洞里的韩苏里毛、韩尕西木,以及正在路边休息的韩罗山巴姑(因女儿临产在沟口休息),大家都知道,船如果再往下漂一点点,就进入怪石林立、巨浪滔天的积石峡,顷刻之间就要船毁人亡。岸边的人们心急如焚,水手韩苏里毛纵身跳入湍流,使尽全身力气急速游到大船前,飞身上船,抓起船上的牵绳,在大船转弯离岸较近的一刹那,将牵绳扔到岸上。这时在岸边的韩罗山巴姑和临产的女儿主麻姑以及韩乙卜一起上前将绳接住,然后乡亲们使劲将牵绳拽住,扯住大船,并大声疾呼:“快来人呀,救船啦!”

  这时,岸边躲藏的群众纷纷下水,将船推拉靠岸。两位老乡接住绳子返身游回岸上,想用力拉住船,可是沉重的木船在急流中冲力是何等大啊,两人反被船拉着朝前移动。就在这紧急关头,韩罗山巴姑把自己腰间的皮绳解下来,甩给苏力毛和哈尼非,韩罗山巴姑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块巨大的石头,一头扎在水里,一头连着河岸。韩罗山巴姑飞快地将绳系在一块大石头上。当船刚接近大石时,两名老乡和韩罗山巴姑很快绕到石头后边,将绳子紧紧拉住。船没走多远就慢慢停了下来,这匹脱缰的野马终于被拴住了。

  大家紧张的神情顿时放松下来。但是船离大石还有五六米远,如何使船离石头再近点,以石为跳板上到岸上?柴恩元想了想,让战士们把断桨用绳子接起来,架到船与石头之间,然后选了十来名会水的战士爬过去,同随后赶来的三十多名老乡一起拉住绳子一圈一圈往石头上缠,最后将绳子全缠在石头上。木船横在水中,船头靠住大石,战士们从船上抬下武器弹药,安全地上了岸。大家感激地围住三位浑身湿透的老乡致敬感谢,柴恩元上前紧紧拉住他们的手久久没有松开。

  这时柴恩元才看清,他们中上等个头,三十岁左右,紫铜色的脸,是两位纯朴善良的老乡,一位妇女还有身孕呢。他们的脸上透着一股刚毅和冷峻的神色。柴恩元眼含激动的泪水,不知该如何感谢他们。是啊!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人民是解放军的父母,没有人民就没有革命的胜利,只有扎根于人民这块沃土,解放军才能生存成长。就这样,全船167名指战员化险为夷,解放各族人民的英雄得救了。

  

  上岸后,乡亲们立即架起锅烧水煮饭,对人民子弟兵表示深情的慰问,解放军指战员们有的留下了炒面袋,有的留下了铁锹,有的留下了随身带的一些日用品,表示衷心的谢意和永久的纪念。解放军们还讲了话,高度赞扬了乡亲们,随后,遇险的解放军指战员和阿什匠、乙麻亥村的群众一一握手告别,在韩尕三的带路下,翻山越岭,顺利归队,赶上了正在浩浩荡荡向西宁挺进的解放军。

  通过这次救英雄事件后,群众都明白了解放军是共产党的部队,是解放各族人民的,是尊重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是纪律严明、秋毫无犯的人民军队。

  黄昏时分,解放军急于追赶部队,便匆匆与乡亲告别。当部队离开河边登上远处的山脊时,战士们还不时地回头,向那些站在岸边隐约可见的身影招手致谢。第二天,王震司令员得知此事后,派来代表给阿什匠、乙麻亥村村民送了两面锦旗和一个镜框,上面分别写着“英雄救英雄”和“奋勇救船,全村光荣”的大字。(作者:马明全)

 [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新闻↓
[ 打印 ]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email protected]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
2019年白小姐欲钱料